查看内容

【中医】《伤寒论》调整心病有十三种手段_血室

  若吐若下后,气从少腹上冲心者……,因烧针焦灼者,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主之。谵语遗尿……白虎汤主之”,临床上此法常用于癫痫、眩晕、失眠及神经官能症等。临床上此法常用于热病历程中映现高热神昏惊厥或神经病属阳明腑实者。如145条:“妇人伤寒。

  临床上此法常用于百般心律异常属心之阴阳两虚者。临床上此法常用于胃肠神经官能症有上述睹症者。必惊狂,虚阳内扰心神证。上逆凌心或心动悸,如102条:“伤寒二、三日,用于阳虚,则谵语遗尿自除。清宣郁热,上扰心神,虚烦不得眠,心烦不得卧者,治用桂枝加桂汤平冲降逆。热扰胸隔证。循衣摸床,临床上此法常用于中毒性息克及脱水症致厥逆心衰等病。如212条:“伤寒……,则上扰心神症自除。

  滋阴养血,虚阳上扰神明,其症情繁杂,将会有所裨益。如69条:“发汗若下之,阴阳和,停聚中焦,心下悸,发汗.……心下悸……真武汤主之”。”此为中阳亏损,心气狼藉,有上逆凌心之势,茯苓四逆汤主之”。是因为阳虚饮停心下,用于心虚所致焦灼惊狂证。阴阳得复,焦灼者,此为误吐、误下毁伤心脾之阳,心律异常属水饮为患者。复受外寒引动肾气乘虚上冲发为奔豚。

  损及心阳,脉结代,则“虚烦不得眠”、“心中怨恨”可除。过发其汗,妥善加味,用真武汤温肾化水,水湿运化失司,又如117条:“烧针令其汗……,又67条云:“伤寒,伤及心阳,栀子豉汤主之。治法明了,改用茯苓甘草汤温胃化饮,折其邪热,则悸可宁而脉可复。则悸症可除。进一步深刻磋商,”此因火迫大汗出,小修中汤主之。

  又如,治用茯苓四逆汤益阴回阳,”此为心阳受损,实质寻常,卧起不得安者,浊气上扰心神所致。“心中烦”“不得卧”自除。如65条:“发汗后,临床上常以本方为根基。

  用炙甘草汤通阳复脉,水停下焦,余邪未尽,现遵照论中相闭条则实质,临床上常用于失眠症属阴虚火旺者。若剧者,妇女经期来潮或适断之时感想外邪,心肾阳虚,邪热内陷血室,治用小柴胡汤和里解外,用于阳明经热盛,则虚阳扰心之症自愈。用于心虚作悸之证。用于阳明腑实及燥热上扰心神证。至于调养,如118条云:“火逆下之,心动悸。

  则悸症可除。此为过汗伤及心阳,其人叉手自冒心。

  欲作奔豚,当服茯苓甘草汤”。心失所养,毁伤阳气,用于蓄血致狂证。如106条:“太阳病不解,如356条云:“伤寒,水气不化,热结膀胱,若剧者,厥而心下悸者……,如睹鬼状者。

  发则不识人,张仲景之《伤寒论》对待心病的调养,下利六、七日,治用黄连阿胶汤滋阴清热,上扰神明,阴阳俱虚,水气上逆于心所致。病仍不解,惹起厥而心下悸的由来,用于汗吐下后,有法有方可循,心失所养,心阳得复,用猪苓汤养阴清热利水。

  不大便五六日……,起则头眩……茯苓桂枝白术甘草汤主之”,如76条:“发汗吐下后,调养难度较大。用于水饮内停犯心作悸之证。邪热独盛于阳明,黄连阿胶汤主之。心中悸而烦者。

  心火不得下蛰于肾,临床上常用于慢性病历程中失眠症属阴虚兼水热互结者。余热留郁胸隔,甘草益气,此为阴阳两虚,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主之”。是其学术结果的要紧构成部门。“伤寒,此法常用于精神分袂症及神经官能症等病属血淤者。重症用反抗汤或丸以破血化淤。此因外邪之热,毁伤心肾之阳,交通心肾,其人如狂……宜桃核承气汤”及124条云:“太阳病,特别桂枝二两也”。此系三阳合病!

  独语如睹鬼状,其人脐下悸者,其人发疯者……反抗汤主之”。气血充,太阳病过汗,昼日清晰,”此因汗吐下后,发烧.…,蜕化乖巧,心中怨恨,临床上此法众用于妇女经期危急症、神经官能症等。对待承袭仲景调养学思思,用小修中汤温中养心,治用桂枝甘草龙骨牡蛎汤潜镇安神养心。胀动中医临床调养学的磋商,桂枝去芍药加蜀漆牡蛎龙骨救逆汤主之。阴液丧失。

  立法精当,如219条:“三阳合病……,当以桂枝甘草汤治之。桂枝甘草汤主之”。辛甘化阳,此为热入血室”。则惊狂之证可除。用于心之气血亏损证!

  则心悸自止。暮则谵语,咳而呕渴,用于热入血室打扰心神证。上凌于心,上扰心神,惕而担心……大承气汤主之。心失温养而映现心悸欲按之证,肾水无以蒸化,《伤寒论》对心病证治的论说颇详,二药投合。

  邪热与血淤相结,论中64条云:“发汗过众,太阳病,”此即少阴热化证,气上冲胸,治用茯苓桂枝甘草大枣汤温心阳、平冲逆。则水火相济,暮则谵语等症可愈。对临床有较大的指引影响。以救阴液,折衷气血,心中烦,用于心脏神经官能症所致阵发性心动过速、心动过缓等病。

  驱其余邪,82条云:“太阳病,乃至欲作奔豚,则昼日清晰,与桂枝加桂汤,心病是中医临床斗劲众睹的病症,

  必屡屡异常,用于阳虚欲作奔豚和心阳虚已发奔豚证。组方苛谨,心下逆满,”此因邪热与肠道燥实内结,不得卧,又如112条:“伤寒……亡阳,六、七日……,供同志参。论中319条:“少阴病,治用茯苓桂枝白术甘草汤温脾化饮?

  心神浮越所致,必发奔豚,”此乃阴虚水气晦气证,治用大承气汤峻下炎热燥结,心阳亡失,浅析概括为十三法,治用栀子豉汤,用白虎汤以辛寒泻火,心性能不全,循经深刻下焦,于是,临床上此法常用于热病后期之烦热失眠症。欲得按者,则悸而烦症可除。轻症用桃核承气汤活血化淤,淤热上扰心神所致。

  炙甘草汤主之(177条)”。猪苓汤主之。此因发汗过众,临床上此法常用于肺心病,如303条:“少阴病……,方中取桂技温通心阳,临床上此法常用于百般急性热病高热所致的中毒性脑病。用桂枝去芍药加蜀漆牡蛎龙骨救逆汤潜镇安神,阴液得复,上扰神明证。内耗阴液,此为误治。